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苏诗登坚持翁诗杰必须对“骂蔡细历是狗”事件道歉

針對“駡蔡細歷是狗”事件蘇詩登否認向翁詩傑道歉
2009-10-01 14:10:51亚洲时报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25685

(本报讯)马华实必丹区会主席苏诗登昨日郑重否认他曾向该党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道歉,并且强调本身坚持立场挑战翁氏到我国任何庙宇发誓没骂蔡细历是狗。


他指沙巴马华一名领袖最近四处散播谣言指他因揭露翁氏当着本州五名区会主席面前辱骂蔡细历是狗的事件向翁氏道歉,“如此谣言有辱我的人格。”


他说:“我没有向总会长道歉,也不需要向总会长道歉,相反的,总会长应该就他的无礼向我们和蔡细历道歉。”


苏诗登是受询及近期沙巴马华谣传该“道歉事件”时这麽表示。


他是于两周前揭露,翁氏于今年八月八日晚上召见他及另四名沙巴马华区会主席到他下榻的酒店房间见他,并当着他们的面前说“要砍掉蔡细历这条狗”,翁氏当时也自称是“政治流氓”。


他说,他于一周前接到一名沙巴马华区会主席来电劝告勿再与总会长斗下去,岂知数天后却传出他向总会长道歉的谣言。


●针对一名不愿姓名见报曾出席该八月八日会见翁氏的区会主席断然否认翁氏曾辱骂蔡细历是狗的问题,苏氏说,他有超过一名证人可作证。


他表示,马华必打丹区会主席拿督郑隆盛及根地咬区会主席曾湘如,已分别在本月中向媒体证实其言论属实。


另一名有出席与翁氏会面的区会主席最近在蔡细历访问本州期间,当着区会中央代表面前,证实翁氏确实有发表该言论。


苏诗登说:“我坚持本身的立场,并希望支持总会长的的派系不要散播谣言,套用总会长曾说过的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相信中央代表是明智和成熟,不会受到这类伎俩蒙骗。”

===========================================================================根据當事人證實,那位州馬華領袖是拿督江承俊也。在沙巴他是第一號挺翁的統領。

“骂蔡细历是狗”事件,如今卻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已經急不及待的
翁总'狗腿子,鷹犬'要替翁詩傑去除這堆‘屎’,如果確無其事,何必大费周章去散播謠言來'硬硬来'消毒,企圖扰亂視听呢?

有人说过'物以类聚',果然一点也没错.谎言师傅出
谎言徒弟,理所当然矣.

无论如何,“骂蔡细历是狗“是事實,由不得翁总抵賴及否認.难道敢讲不敢认(当)才是领导人应有的素质?

如今,曾被‘妄为小人‘的我在前些时有所误会的丹南區會主席楊耀錢最近也在其中央代表們面前確認实有其事(
“骂蔡细历是狗“);翁總,很简单,你怎麼說?

5個區會主席中之
4個區會主席已经指證你的不实之词還不夠嗎?

苏主席多次诚邀翁总,齐赴神庙上香发誓还个自的清白,而
非常遗憾的,翁总却采取完全不回应,不理睬的态度,令人质疑其处事作人的领导能力。所谓的E.Q.,相信他是拿定零蛋吧?

也许,翁总
死不認錯的本色,不尊重党领袖的尊严,加上唆使拿督周文名来捏造事实改变说谎的证据,的确是印证了‘謊言之父的本色.

加上做霸王机,收受千万贿金,又有不务正业,无能,滥权等等的控诉,。。。....翁总还适合当总会长吗?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哇!男同性戀者竟能出任德國外長?

男同性戀者任德國外長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INT/2vz50vh90TWX9dHo0jG0951X2u6T9j38


(柏林9月28日訊)順利連任的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將儘快組閣。自民黨黨魁威斯特維勒(WesterWelle)一再表示有意出任外長,而他「出櫃同志」(公開身份的男同性戀者暱稱)的身份,也自然成為傳媒的焦點。

如果威斯特維勒如願擔任外長,他將會是德國首位公開出櫃的外交部長。此外,他也將同時受兼副總理一職。

現年47年歲的威斯特維勒是名律師,相較於德國其他一板一眼的政治人物,他出位的言行舉止,讓他曾被看作是德國政壇中「小丑」。

威斯特維勒曾因短暫入主實境節目「老大哥」(Big Brother)、在鞋跟噴上自民黨的選舉目標、加上他大方公開性取向,而成為報紙頭條的常客。

如今,威斯特維勒已擺脫他的丑角形象。他表示,已準備好成為首位出櫃的同性戀外交官,並認為同性戀的身份並不構成他能否擔任外長的問題。至於媒體關於他身為同性戀者,擔任外長是否會構成問題的質疑,他並不予以理會。

他說:「有些國家在默克爾成為德國第一位女性總理的這個事實,或許有點意見,但當她出訪某些阿拉伯國家時,當然也不會在紅地毯上蓋頭紗。」

「由誰出任政府代表的決定,完全在我們德國這方,根據我們政策和道德標準而定。」

====================================================================

如果威斯特維勒果真被委任为部长,除了德国民风开放外,肯定那是人权至上的彰显.

不同国,甚至不同地域,不同种族,不同宗教,就有不一样的道德标准.

就好像马华2008年的党选,竟然有1105名中代,独排众议,接受蔡细历而让其终于最后能当上署理总会长的宝座.

这证明了中央代表看到他的能力而不是所谓的'道德污点'.他的能力尤如一张大的白纸,所谓的'道德污点'却是大白纸上的'小黑点吧了.

世界真的有'完美'的领袖吗?

当然蔡的处境也因总会长以道德污点为名而不被总会长谅解,甚而一上任就遭排斥及有系统性地给边缘化了.

照这看,马华中代并不是全部的认同及同情他的遭遇.同样地,在政治利益排头的当今马华,也似乎常见'落井下石'的不良示范,人们尽把道德当'武器'.往伤口上猛撒盐的举动,比比皆是呢!

协助他人重新站起来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壮举与美德.就是有也太罕见了.

在我国,同性戀虽是不被接受且是犯法的社会行为,我们是否又要如某领导人尖锐地,固执地,硬要质疑威斯特維勒先生的人格呢?难道马华李志亮副外长必须先得到老总点头才能面见德国的新外长吗?

我的看法及感觉就是以'异样'的眼光来看他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应以'平常'心和尊重他人来看待这件事吧.

再说,在神的国度及眼里,每个人都是受到公平对待的;我们又凭甚么那么执着去执行我们所谓的'道德'呢?

Sunday, September 27, 2009

不承认骂蔡细历是狗, 张秀福要翁总神庙发誓

不承认蔡细历是狗 张秀福要翁总神庙发誓
2009/09/27 6:09:52 PM
●南洋商报

(振林山27日讯)马华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促请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到神庙烧香发毒誓,证明自己没有骂过遭冻结党职的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是狗,以显示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否则就不要接二连三的在报章上重提及否认,引起公愤。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截至目前为止,已有3名沙巴州的马华区会主席指证翁诗杰曾说过那一番话,但后者一再否认,言下之意是指这3名区会主席撒谎。

他是今日针对翁诗杰再度通过26日的报章,重新挑起“人狗风波”的新闻,发表上述谈话。
(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117011?tid=394(星洲日報))

翁诗杰较早前被马华沙巴州士必丹区会主席苏诗登指在亚庇一间酒店客房内,对5名区会主席说过“我会砍掉蔡细历这条狗”后,马华必打丹区会主席拿督郑隆盛及根地咬区会主席曾湘如也证实,翁诗杰的确说过这番话。

张秀福续说,翁诗杰再三重提“人狗风波”,且还指“对方却听了似懂非懂”,这句话不但显示出翁诗杰不尊重同僚,也具有指责3位区会主席说谎的意味。

他说,如果翁诗杰有意平息狗风波,只有2个选择,其一是承认及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而其二则是到神庙砍鸡头发毒誓,若他认为这是变相杀生,大可选择到神庙烧香发毒誓。


另可参阅如下网页:

http://beta.nanyang.com/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87803&SID=7&CID=10

翁诗杰应勇于认错
2009/09/27 6:09:52 PM
南洋商报


====================================================================================
死不承认失言犯错,现倒转来反诬赖3个区会主席中文程度不好,误会他所说的话,甚至'收买'与其中一名区会主席周文名串谋捏造现场的实况以图脱钩,不愧是名符其实的自封'政治流氓'.沙巴同志已经看穿他的人格,打死都不会相信这样的领袖,分明是欺悔我们沙巴人.中央代表们,见微知著,投他不信任票吧!

无能的领袖就该赶快请他走

难怪特大的第1条就是‘要投翁诗杰总会长不信任票‘!


根据以前的惯例,会长理事会是每星期二必须开会讨论各项民生及重大的政治课题;以作为星期三内阁会议马华各部长们应该所共同持有的立场,作好准备。


如果照这样计算的话,那么一年下来也该开48次的会长理事会呀!可是事实上翁总才开了6次会议!无形中领导们少开了42次的会议!如何代表和协助华社?如何把政务弄好?


中委会呢?如遵照以前的惯例,则应该每一个月开一次会。那么一年下来就该有开12次之多。可是真正的开会数次却是惊人的少 - 5次!如何下情上达来代表和协助华社呢?这又带出一个问题:如何把党务整理好?


这还不怎么样,真正令人气愤的事,要算是在这些‘稀少难得‘的会议中,大部分都是讨论蔡细历的事较多。反而真正公众的事却没有怎么样的处理;如‘英文教数理’,‘古干扣留所命案’,‘回教改教的衍生问题’等一箩箩的民生及尤其是华社的问题。


他根本就是一个不会做事的领袖,一个只擅长搞‘内斗’的总会长而已。中央领袖们应该醒觉吧!再不采取行动就为时已晚了。至于当年是谁把他扶上总会长宝座的,现在去讨论也没意思了。


一句话:无能的领袖就该赶快请他走。


所以,还有什么理由不应投‘翁诗杰总会长不信任票‘呢?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马华特大除了还公道也是领导表现评估大会

领导公然甘冒公众舆论,硬生生地两次审讯,并在无控诉者的情况下继续受审,你说这怎么能服众呢?

不但如此,又在特大决定召开后,中委会在无当事人的上诉申请的情况下却给蔡细历来个'减刑'!

照党章及程序来说,当特大已经成为事实后,中委只能够'程序'上议决把会长理事会的决定转交特大去讨论和议决,而无需双重在中委会上讨论有关事项了.而且特大是'权力'上来说大于中委的.

但是要召开特大可没那么容易哦.它必需要得到三分之一的中央代表签名同意要求下才能够成事。而特大委员会只在三天内就成功取得800多个中央代表的支持,可谓‘万众一心’也。

话说回头,你说中委会那班人是不是很奇怪?
这般领导人究竟懂不懂得党章?
还是想'瞒天过海'把中央代表当'傻瓜'办?
还是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另有隐情?

对!他们中委
做人要挺直腰桿,不要做狗腿子,不要做鷹犬“,結果對方(中委们)卻聽了似懂非懂,鬧出了(减刑)的“狗“風波了“.(注:恕我套用总会长数天前接受星洲日报专访的讲话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117011?tid=394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马华的智者,安在?

对!李少荣说得很对,也很贴切。


谣言的确应该止于智者,但是马华百万党员究竟有多少智者呢?或者说,2377名的中央代表里有多少个智者?


撰写,派发,或转送捏造和不确实的资讯;不管是以匿名信,黑函,简讯,传单,或光碟的方式来进行对‘敌对’阵营造成破坏的活动,以达致本营的利益,皆属不耻及不道德的行为。


有人选择不做智者是因为他们不认为那是一项责任。‘以化传化‘是一种没有道德,不负责任,没有教养的不良人格与行为,不直得宽恕之余,还得加于谴责及重罚,以儆效尤。


为了一己私利而妄顾道义公正的歪风邪气,马华领导层必须以党的利益着想,赶快约束各自的支持者,及马上停止一切不实的抹黑对手的不当行为。因为大家要知道的是,马华的一举一动,包括这些所谓的黑函等等都会容易使人,尤其是外人,误信黑函的内容而对党及领袖们于不利。


马华的黑函,说得澈底一点就是,拿刀自宫没两样。


马华1010特大的激烈拉票活动已经造成某些过于热忱的‘匿名’支持者以散播不确实的讯息以图扳倒对手,殊不知,他们的行为却替他们支持的阵营帮‘倒忙’甚至没有做到收集‘反馈’资讯的最终目的。


匿名博客根本毫无公信力可言。因为匿名者很难给与读者一种可以相信的感觉。

如果马华还是鼓励这种不负责任的匿名博客Blogger)或媒体枪手在公开场所以马华某派支持者的身份恣意‘胡作非为’的话,那麽那些什麽‘马华308大选剖析’的报告就等同白做的报告,而只沦为学术报告了。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马华双十特大又和匿名信有何关系?

匿名信攻击太过份了!太卑鄙无耻兼下流!


用匿名的方式行事本身就毫无‘公信力’可言。马华必须不肖与这些不‘光明磊落’之徒有任何的挂钩.


中央代表们很清楚,双十特大是‘投翁诗杰总会长不信任票’的特别中央代表大会,是因为对翁总失责及失去领导信心而召开的基层会议。此大会也并不是个人的斗争大会而是全体马华一个严肃的大会。


如果这些‘闹剧’是那些‘扶()主心切’的翁派支持者出的‘下策’,那这样‘无情无义’的行为,怎不叫人‘心寒’与‘退避三舍’呢?

沙晚宴中央代表出席率偏低 翁诗杰委任部门总巡察员

沙晚宴中央代表出席率偏低
翁诗杰委任部门总巡察员
轉載自辣手雜誌
Editor 24-09-2009 12:53

[马华特大] 特别报道! 马华10月10日特大召开在际,翁蔡两派人马都勤于全国跑透透,而总会长翁诗杰日前在沙巴,则筵开10席宴请中央代表,并且正式作出多个委任,以便力挽在沙州的弱势。

《辣手杂志》了解,翁诗杰日前亲自赴沙巴「拜票」,当中设下10桌的宴席,宴请沙州中央代表,并且与他们提前庆中秋佳节,然而,出席的中央代表,只有60余人。

只有45%中央代表出席 委任3个重要职位

沙州共有141名中央代表,并且是蔡细历的主要票仓之一,总会长亲自「驾到」,也只能吸引45%左右的中央代表出席,似乎在沙州已「大势已去」。

翁诗杰除了出手「大方」,现场派发每人一盒月饼外,也在现场援引交通部长的权力,正式委任多个「半正式」官职。

向来卫生部都委任中央医院的巡察员一职,属于半官方职位,而翁诗杰也有意仿效,委任陆路交通局(JPJ)与验车中心(Puspakom)的巡察员,也委任沙州拉曼学院的奖贷学金负责人。

周文明等人受委 兑现诺言並拉抬声势

本刊探悉,陆路交通局的总巡察员,为士邦加区会主席周文明,而验车中心的总巡察员则是兵南邦区会主席江承俊(右图),至于学院的奖贷学金负责人,则是亚庇区会主席曹德安。

他们3人在沙州握有一定的「票源」,这次委任除了兑现上届党选的诺言外,也希望趁机拉抬翁诗杰在沙州的支持率,尤其是中立份子的支持。

相关总巡察员拥有一定权力,即在每个拥有陆路交通局或验车中心的地区,都可作出2至3名巡察员的委任。

邱克海出席晚宴 立场仍暧昧

据悉,翁派在沙州的晚宴,出席者还包括马华沙州主席邱克海(左图),邱克海向被视作倾向蔡细历,然而,这回党争其立场却显得「暧昧」,蔡派正式晚宴未见其踪影,倒是挺翁的晚宴,他却出现。

日前的10席宴会,有不少是非中央代表,甚至党外人士,而如同蔡派晚宴一样,翁派晚宴同样攻击对方,出席的中央级领袖,包括新闻部副部长王赛芝及外交部副部长李志亮,以及元老级的马华前副总会长叶炳汉。

替中委会解释 指外国领袖问及性爱光碟一事

他们除了替中委会的减刑决定作出解释外,也举出实例,即在国外与他国领袖会面时,难免会被问到蔡细历「性爱光碟」一事,而台湾的领袖更直问,大马的政治道德标准何在。

消息告知,虽然出席的中央代表60余人,但未必每人都会投票支持翁诗杰,因此,沙州迄今为止,仍是蔡派的票仓之一。
陈俊松 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州马华大厦真的会落实吗?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25612


特大,先谢谢你了!

翁诗杰在斗湖期望马华花好月圆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翁诗杰与沙巴10区会庆中秋节晚宴暨闭门会议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25619
现在,真相大白了,原来又有一个区会主席,即丹南区会主席的杨耀钱,大方的原谅翁总,而今摒弃前嫌,重回翁总特大阵营了.

到现为止,共有两位区会主席否认有骂人是狗那回事.他们,一个是资深沙巴马华元老拿督周文名,另一位就是刚提到的
杨耀钱区会主席,他们都患上'失忆症'了.

其中,患严重
'失忆症'的元老拿督周文名却因'失忆症'而由翁总委任'车辆执照局(J.P.J.)'的监督员啦! 另一位,扶主有功人士如拿督江承俊也成为另一个翁总的受益者,而成为'验车中心PUSPAKOM'的监督员. 当然这些的委任可是全国第一遭的交通部官职,除了任重道远之余,也要面对可能引发的'十面埋伏'矣.

在此,恭祝他们马到成功.


翁总并没有为他的'蔡细历是狗'及'羞辱'或'辱骂'沙巴马华5个区会主席们的事件而作出公开的道歉.这是他此行来沙巴'拜票'未能做到的一大撼事.

沙巴的中央代表们都被其个别'坐台'的交流方式而'百感交集','受宠若惊'之余又被鼓励'甚麽都可以问翁总',倾刻间,一时有人说不出话来.整个交流其间,中央代表们都兴奋不已,都希望他不是因为特大的票才放下身段来和他们谈话交流.每个人都暗想:莫非老翁有所求?

他们的顾忌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不久前发生的'蔡细历是狗'及'羞辱'或'辱骂'沙巴马华5个区会主席们的事件,就是开始于后来翁总说的'区会主席们的中文水准不好'才用上'狗'字来形容'狗腿子''马前卒'或'鹰犬'等.应该一提的是翁总也是有患
上'失忆症'的一个政治家.

他们在宴后皆一致希望他的'平易近人'是永垂不朽的一直保持下去.他们也希望他的'新型相'不是刻意演出来的,而是真诚由内心发出来的.

是否如此,就如一位中央代表说的: 时间会证明他的能力與诚意了.


由翁诗杰拒砍鸡头说起,到他的好生之德

翁诗杰不敢接受砍鸡头来澄清其与千万献金无关,更令人觉得他有‘隐情’而不敢坦然面对,何况砍鸡头是发毒誓的也。既然如此,那可不是儿戏,发毒誓可祸延全家呀。人说如果没有收过献金,大可光明正大的去砍呀!何惧之有?对吧?


大问题来了,翁总可不是普通的无宗教信仰者,他不是佛门中人就是道教徒,他手戴‘佛珠’该是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吧?那肯定他不能杀生,不但如此他更要多‘行善放生积德‘,对吧?


既然不杀生,为甚麽却能够‘杀’人呢?写文章‘谋杀‘政敌可算杀生吧?没口德刻薄骂人是佛门大忌,对吧?人说,吃斋的人是不暴戾的动物,但是,深信吃斋能够长寿百岁的希特勒却是人神共愤,杀害生灵无数的大魔头.


杀生不行,去神庙面对神冥发个誓可以吧?为甚麽办不到呢?真令人纳闷不已。这样的处理及态度,怎么不令人相信张庆信的话多于翁总的‘真话’呢?怎不叫人为那些帮翁总辨护的马华高层党要捏把汗呢?


虽说此案已交警方处理中却无干扰调查或司法公正之嫌。外边华社都望着想知道事实的一些头绪,却得不到应知的信息,怎么不叫人相信媒体传闻中,翁总的高傲及‘不要向世人都交待’的坏印象呢?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翁总请求马华同僚宽恕包容?

其"一时一样"的言论纪录,根据"听言观行"的金典法则,他已经是公认的"谎言之父"或"狡辩之王"了.

一个处心积力在同志伤口撒盐,极尽羞辱蔡细历及投选蔡的1115中央代表,如今操弄党章,这种不能协助同志度过其人生及政治上困境的领袖真的会明白及贯辙"
宽恕包容"这麽崇高的价值观吗?

连最基本的'知错能改,承认错误'都做不到,我们还能指望他什麽呢?

我们并无要求他完全"圣洁",只要求他做一个拥有诚实,诚意的领导人吧了,难道那是过份的要求吗?

他还为了"骂蔡细历是狗"的不耻言论欠我沙巴同志一个公开的道歉呢?其他还有好多好多的'坏'事...........馨竹难书矣.

所以,他毋须又在借友族的开斋节的美德来给自己'漂白',就是用上SKII也没用矣.

当然,我们是多麽的想他真的"悔改",可惜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苏诗登- 评马华高层处事不成熟

会长理事会的议决给中委会'推翻'意味着会长理事会成员的决定不被完全接受而必需'删改'为4年冻结.

如果根据此趋势的发展,特大是否意味着翁总将被投不信任票呢?


照观察,会长理事会的成员比较倾向翁总会长而中委会则不然.

那麽中央代表们又如何的取向呢?

一切有待1010的特大才能分晓了.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马华翁蔡两派中央代表应如何看待这次的双十特大?

纳吉冀马华10.10开特大 解决内部纷争
2009/09/20 10:14:57 PM
●南洋商报

http://beta.nanyang.com/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85864&sID=7&cID=10

(布城20日讯〕首相纳吉呼吁马华继续召开订于10月10日的特大,以解决内部纷争。

也是国阵主席的纳吉表示,尽管巫统或国阵无意介入马华内部事务,但马华必须解决其内部问题,否则它将直接影响人民对国阵的支持。

“他们(马华)必须召开特大来解决该党的内部危机,而不要将党摧毁。”

他今天在布城向媒体强调,马华特大的用意在于解决问题,而非引发更多的纠纷。

在中委会昨天做出减刑决定后,翁诗杰曾表示,该决定不会影响双十特大,届时中央代表依然能够推翻中委会的决定。
====================================================================
纳吉说的很对!
“他们(马华)必须召开特大来解决该党的内部危机,而不要将党摧毁。”

知难行易,知
?

首先,双方支持者必须明白大家正在利用特大来调解双方坚持的党领导权谁属的问题.

第二,双方都应该熟悉及充分应用经过60年历史考验的马华党章来调解特大的5项议案.

最后,双方都应该以高度政治情操来共同面对这次的议案可能衍生的一些问题.

总之,必须以党章,不偏不移,及最高专业精神去完成使命.

不管是谁胜负,最终必须依从'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胜的一方赶快工作,而输的一方也亦尽快配合,好让新领导班子快速开始工作面对来次的大选.正所谓的,
安内后攘外,才是今次特大要完成的目标之一.

马华党员要发挥'拿的起,放得下,也输得起'的民主美德.
还有,
双方支持者必须明白大家正在向全世界宣示马华领导人处理问题的效率,成熟,能力与素质.

因此,爱党的领袖们的任何兢选言论,举止,态度,甚至风度等都会是马华整个党素质的直接反影.
除此之外,良性,理性,及公平的兢选才是本次特大必须展现的民主目标,精神,与特征.

这些素质才是真正让马华领袖能抬得起头作人的方法和基本条件.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19.09.2009中委会会议旨在软化中央代表

总之,翁总还是在玩弄中央代表,想利用中委会的议决即‘冻结4年党籍当开恩‘论来混淆中央代表们在特大时的选择与决定,以最终达到影响或左右投票的取向。

这种图以中委会的‘冻结4年党籍当开恩‘议决来犹乱及误导中央代表是不必要的多余动作。

因为特大已经设在10.10。2009。任何一切有关翁蔡的问题将在10.10。2009的特大一次过解决而毋需中委会作任何的决定。

特意在中委会讨论及议决蔡细历的案件如割除蔡党籍显示有关方面有其隐议程,即合理化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的先前的不公平决定,并以减低冻结党籍至4年来以此软化中央代表的强烈反意。

除此之外,翁总亦试图转移中央代表对其投不信任票的注意力.

别忘了,此特大的最终目的是为翁总的去留而设的.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马华中央代表应该如何选领袖救党?


两方都说要救党,马华中央代表在做出重大结定前,必须先弄清楚目前导致马华特大发生的真正来龙去脉了。

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113625?tid=394


正当马华为了一雪308之耻而在作出‘十年生计,十年教训’的时候,在刚好一年内,竟然发生领导层不能合作而互相‘残杀‘的家丑外扬闹剧,和悲剧了。


10-18-2008的党选,中央代表(简称中代)决定把领导权交于翁诗杰与蔡细历。这很不幸的也就是马华当今困境的主要问题与答案了。


其实,由外人的观察都很明显得看出蔡是由一开始就受到由主流派领导层方面有’系统性‘的歧视和欺悔。蔡曾不断发出申诉自己受到‘边缘化’及需承受‘公开与非公开性羞辱’的事实。这些种种,都是很公开的秘密。


既然外人,尤其是华社,和有无曾经支持过蔡的中央代表们,都看得一清二楚所发生的不公不义的冤情,那马华一直强调要巫统‘公平对待‘的政治榜样又在那里?马华的口号,或代表华社的要求向国阵或巫统的‘政治诉求’还可以相信吗?


这都要‘怪’马华党所赋与总会长几乎‘难以想象’的‘无上权力’。署理总会长的权力根本是要看总会长是否要下放或共享党的权力。如果落在不适当及‘不成熟‘的总会长手中,那这‘上方宝剑’则是‘悲剧魔剑‘肆孽的开始了。相信蔡的遭遇恰好是那样吧!


既然如此,如何除‘妖’去‘魔’呢?

答案就在‘解铃人还需系铃人’- 中央代表是也!。中央代表可以在特别代表大会或三年一次的党选的机制下完成他们的应尽的职责。


也就是在这些有兢选的时期,中央代表才特别受到被他们捧上领导层的中代同济的格外殷勤体贴招待,川流不息的饭局交流不断,务求中央代表再次赋予重任。中央代表受到有无官职领导人的超乎寻常的关心也在这短暂的34星期期间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了。


今次的特大关乎由谁来主导马华的将来,因此中代必须根据一年来的党务,政务,言行举止的表现作出仔细的分析,评估,而作出明智的选择。相信中代已心中有数有关现有领导层曾经做过了什麽?也曾完成过了什麽? 或者,曾经犯过了什麽错?


最为重要得是,领导人必须是人品方面令人接受得体者。要知道的是,这世界根本不可能找到最‘理想’的领袖,但至少是7080巴仙人所能够接受者。


除此之外,也是无可争辩的是,除了其必须有治党和带领之能力,其更应该是能够和巫统有相称对等的个人影响力和工作效率与能力者。因为马华和巫统是国阵的骨干及长期伙伴,因此,相称的两方领导人交情及工作关系的厚度,至为重要。


相信聪明的中央代表知道我所指的适当领袖是谁了吧?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向中央代表'老板'匯報'交流',還是向'老板'曉以大義?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25559
为翁诗杰拉票?黄日升何国忠联袂抵庇马华区会领袖“交流”
亚洲时报2009-09-18 13:09:54

現在向'老板'匯報或'交流',似乎是遲了一點吧?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向
'老板'曉以大義乎?

為何不在採取如此激烈的結策前先請示'老板'呢?或者讓'老板'去決定呢?

噢,對了,中央代表還(算)是不是會長理事會的'老板'呢?

如果砍蔡是有預謀及認為蔡是該'殺'的話,那會長理事會這次闖的禍可大了.

眾理事會成員萬沒料到會惹惱'老板',特大發起人等竟能在短短兩天內就有800多位'老板'簽名要開特大追究.

現在才逐一派出會長理事會成員解釋說清始末,似乎有先斬后奏及不尊重中央代表之嫌.

會長理事會成員在處理蔡細歷的事件上,似乎有人濫權失控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Let's Declare September 16 our 1Malaysia Day




Let's declare 16-September a national holiday to be celebrated by all, and why not we call it our "1Malaysia Day" to be aligning with the spirit of 1Malaysia.

On the same emotional reason, why not we declare 31-August our national day too with the name: "Merdeka Day" or "Malaysian Independence Day"?

This is the only honest way to tell the world about ourselves - the truth of the birth of our nation.

We got our independence on August 31, 1963, and we formally formed Malaysia on September 16, 1963. On the other hand,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the peninsula part of Malaysia before it was born, got their independence on August 31, 1957.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was already a country for six (6) years before forming Malaysia together with Singapore, Sarawak, and Sabah.

Singapore was 'kicked' out after 2 years of being a Malaysian member state after some disputes with the then Tunku Abdul Rahman-led central government.

It's interesting to know that, prior to the formation of Malaysia, Singapore under Lee Kuan Yaw's leadership was the strongest advocate in the formation of Malaysia. The Sultan State of Brunei decided to opt out in the last minute due to an event of internal rebellion.

马华在国阵独一代理权,不如往昔

蔡树民:马华太乱难依赖 华社有事直接找首相
2009/09/16 11:54:51 AM
●南洋商报

http://beta.nanyang.com/NewsCenter/articleDetail.asp?type=N&ID=84774&sID=7&CID=10

(芙蓉15日讯)大马贩商同业总会长拿督蔡树民指出,马华党内闹分裂,在国阵已经缺乏势力,就会造成华社的问题难以解决,因此华社也须自力更生,面对任何问题就直接找首相。

他说,大家都希望马华能壮大,继续为华社争取利益,但眼看马华当前的乱局,华社必须要有心理准备,因为今后马华可能再也无法帮到华社。

马华让人失望

他 指出,在无法依赖马华的情况下,华社今后可能必须直接会见首相纳吉,以反映华社所面对的种种困境,寻求首相协助加以解决。他相信新任首相是一位开明的君 主,会与重要的团体配合。蔡树民昨晚在明佫酒家举办的芙蓉小贩同业商会庆祝64周年纪念会庆暨全国天才儿童歌艺大赛总决赛致词时,发表谈话。

他说:“自从马华改选后,就出现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与前署理会长拿督蔡细历医生的纠纷,当初每一个都期望这2名领袖能够为马华带来改革,但结果却让人失望。”

马华森州联委会主席兼上议员拿督姚再添代表旅游部长拿督斯里黄燕燕医生,为这个纪念会庆及歌艺大赛总决赛主持开幕,并发表讲词。列席者尚包括芙蓉小贩公会会长李中永及前会长简国均等人。
====================================================================
拿督蔡树民的忠言是马华领袖们必须严肃正视的政治课题。

不幸中之大幸,马华现今的乱像及状况只是暂时性的.现只待中代在10.10。2009的一致决定与行动吧了。

一个特大尤如一间大众公司在招开股东特别大会。特大是处理任何在领导层认为棘手或不在领导人其权限范围以外的事务决策,或针对特别事项需作出特别批准而招开的特别股东会议。

股东不满董事会(或领导干部)的表现时,可以以特大方式了结,而不须等到常年股东大会.同样的,一个政党也可以类似的方式给以解结类似的事件。

大会的结果,一定有人不满。在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少数人只好接受多数人的事实了.再不能接受结果,只好选择退出该组织了.如果因此而削弱党也是任何必须要面对的事实呀.无须担忧所失去的党员,党只好重新整顿,再次出发就是了。

如果10。10。2009马华特大的决定是‘符合‘国阵
预期利益,那马华在国阵将会是有所作为的;反之,国阵将别无选择,最终将选其他的替代政党以自保了。所以,这次马华特大,喜不喜欢,都必须考量跟国阵的利害和互惠互利的关系。

一般地说,国阵的第一需要就是要那些能把选票带回国阵的成员党。

那么马华的特大就要交出这样一个的基本条件了。通常,一个能团结一致的政党才有望交出其所期望的‘选票’于国阵。

自2008年10月党选后的马华,因党总会长不能与1100中代推举出来的署理总会长合作,已经严重影响国阵利益。

如今921中代发起及终于促成的特大将在10.10。2009的举行,中代们这次真的是任重道远了,因其事关重大,将对马华今后有非常深远的影响。

选一个不成熟,‘桀骜不驯‘,只擅内斗,不懂团结,并不擅于经营党务和服务群众的领导人肯定是会受到国阵领导的不满,要‘如鱼得水’般的合作,就‘谈何容易’,合作方面肯定是非常困难重重了。

在这方面,马华在这3至5年内仍需老中青的结合才能应付和撼倒民联的堡垒和气势。因此,少壮派还需稍等,待羽翼丰满才振翅高飞也不迟。

应该注意的是,国阵的时候无多,只有两年的时间而已。所以,无能及昏庸者必须尽快换掉,不然最后只有空余恨了。


上回党选的‘灾难性安排‘’选出‘一个’无需向任何人交待的总会长‘,相信这次的特大能拨乱反正把马华带回正轨。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亚庇中央医院(Queen Elizabeth Hospital)的签名请愿运动

http://www.ocdn.com.my/news.cfm?NewsID=3424
亚庇中央医院(伊丽莎白你皇医院,Queen Elizabeth Hospital)的签名请愿是一种正确的政治行动,值得推崇及鼓励的政治鬥爭的生活方式。

签名请愿是文明的象徵,题现人民的文温稳重的处事态度,与及就事论事的应有风范。

签名请愿是‘一个马来西亚(1Malaysia)’‘以民为先,即时表现(PeopleFirst, Performance Now!)‘的一种交流方式,也是人民与政府互动的一个合作典范。

大家继续努力吧!



LDP and PBS

LDP regrets views on PR for M'sians painted wrongly
http://www.dailyexpress.com.my/news.cfm?NewsID=67609

I think the LDP proposal is very appropriate as it's a fair attitude and policy in response to the contribution of fellow Malaysians from Sarawak and peninsula Malaysia.

It was the President, Datuk Joseph Pairin, fired the first shot by misleading the other components of BN as well as Pakatan Rakyat (PR).

Datuk Joseph Pairin accused the statement of Deputy President of LDP, Datuk Chin Su Phin, as giving away the sacred rights of Sabah people.

Following protest from PBS, there were
Gerakan, PKR, SAPP who jumped aimlessly on saying that the state rights will be eroded should the law governing on this immigration control is abolished.

They have all been misled to believe that the LDP wanted to abolish the immigration law governing the granting of Permanent Residence (PR) to all Malaysians from other states, automatically.

It was like a concerted effort by these various parties to stir up, and confused the matter so that LDP is projected as a party not having the Sabahan at heart.

PBS has lately been labelled as a despicable party which has been engaging in very unhealthy tactics and strategy. Their style is albeit somewhat unethical and totally unbecoming to live with. They have been doing it in order to amass more political appointments, and subsequently more influences.

The way they achieve it was 'simply agreed' or 'supported' to anything the higher up wanted regardless of the political matter in question. For example, the Maju case in Kudat is a typical case of 'hurting' fellow component of BN by stabbing, and stepping on its partner's misfortune.

The proposed Khidmat hospital is another blatant, and blind loyalty support for the higher up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 project is viable or not.

During its reign in the 80's, it virtually had done 'nothing' for Sabah, notably the Queen Elizabeth hospital would not be in its status today if the then PBS government worked closely with the central government.

By the time BN regained Sabah politic, it chose to remain 'silent' in order to 'heal' its 'wound' and 'regaining' trust from the higher up.

This strategy was somewhat effective in the present political structure and style of governance, as far as PBS is concerned.

However, since May 2009, the LDP and PBS has become intense rival in their quest for more political interests ever since the withdrawal of SAPP from BN in March 2009.